1963年12月13日至1964年2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率领代表团对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加纳、马里、几内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10个非洲国家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这次访问为发展中国人民与非洲人民的传统友谊做了奠基性的工作,也掀起了第一次新中国与非洲国家建交的高潮。

杜修贤,作为唯一的全程随团摄影记者,用自己的相机和胶片记录下了这次访问中一个个珍贵的历史瞬间。

杜修贤说,周总理用自己的风趣幽默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访问几内亚期间,有一天傍晚总理在海边散步,我正在抢镜头,总理看看陈毅副总理的秘书杜易又看看我,招招手叫我过来说,‘你看,陈老总的秘书叫杜易(一),几内亚总统叫杜尔(二),你嘛——就叫杜三吧!’”所有人都被总理的话逗得哈哈大笑,暂时忘却了白天工作的疲惫。

留在老人印象中最深的,是非洲各国对中国代表团热烈欢迎的盛况。周总理在此行访问前两个国家埃及和阿尔及利亚时,分别宣布了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相互关系的五项原则,这对于刚刚独立、地位不高、发言权不大的非洲国家来说,是对他们极大的支持,各国都用最高规格和礼遇欢迎总理。

杜修贤回忆说,“不论到哪个国家、哪个城市,几乎都是万人空巷,男女老少穿着颜色鲜艳的民族服装、踏着激昂欢快的鼓点尽情欢歌狂舞。非洲朋友争相上来摸摸中国客人的汽车,与中国客人握手。”据说,还有非洲妇女按照当地风俗,将自己的花袍脱下铺在地上,让中国客人的汽车从上面碾过,好让自己心爱的衣服上留下友谊的痕迹。

在摩洛哥,从不外出迎接客人的国王哈桑二世将自己在市郊的宫殿“和平宫”让给总理居住,还亲自站在宫门口迎接;在几内亚,好客的塞古·杜尔总统没让代表团住到欧美式的别墅里,却径直把他们送进了非洲式草屋“美景别墅”,使客人们体味到亲昵的友情……

周总理那次访问的非洲国家大都建国不久,政局尚不稳定。1964年1月2日,预定访问日程中的加纳发生了刺杀恩克鲁玛总统的事件,总统本人受伤,卫士长。恩克鲁玛总统不得已搬入克里斯兴城堡,并免去了一切外出活动。

杜修贤回忆说,当时刺杀事件还未弄清,中央也非常关心总理前去访问的安全问题,不时来电报询问情况。但周总理说:“人家越是有困难我们越应该去。”并派代表团秘书长黄镇先期前往,与我国驻加纳大使黄华向恩克鲁玛总统转达了周总理的建议:这次访问免去一切礼节,总统不要到机场迎接,也不要在城堡外举行会议和宴会。当时恩克鲁玛总统正处于既希望周总理去、又担心自己不便出门迎接有失礼貌和顾虑周总理安全的矛盾心态中,听了周总理的建议后非常高兴,双方马上安排了访问的具体事宜。

“总理和我们整整几天都呆在城堡里没有出门,一切正式和非正式的活动都在城堡里进行。”紧张的会见之余也不乏轻松与活跃,周总理还在城堡里和恩克鲁玛总统打起了乒乓球,杜修贤马上按动快门,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这恐怕是世界乒乓球历史上规格最高的一次比赛。

年近古稀的安永玉大使曾在中国驻尼日利亚、尼日尔等国家使馆工作。周总理访问加纳时,安永玉正在加纳学习豪萨语,临时被抽去当安全组译员。他回忆说,周总理请恩克鲁玛打破礼宾常规,恩克鲁玛总统为此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事实证明,这次非常规的访问很成功,周恩来总理在特殊时刻表现出的对东道国的理解和尊重,给对方以极大的政治支持,加纳政府所有成员都深受感动。

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在周总理访非之前中方对外宣布消息时说的是访问非洲9国,当时尚未与中国建交的北非国家突尼斯并不在访问之列。更令人吃惊的是,突尼斯在周总理访问的第二天便宣布与中国建交。当年在中国驻阿尔及利亚使馆工作的黄金祺作为总理访问突尼斯的翻译,见证了周总理是如何用自己的机智、胸怀与魄力赢得了突尼斯这个非洲朋友。

“当时突尼斯比较亲美,并未与中国建交。我当时在阿尔及利亚使馆担任大使翻译,从准备接待总理到代表团抵达,一直都不知道总理还要到突尼斯去访问。总理在阿尔及利亚访问期间,有一天突然会见了突尼斯驻阿尔及利亚大使,当时由我担任法文翻译。

“这位大使是突尼斯执政党政治局委员,与总统布尔吉巴说得上话。总理与大使会谈大概的意思是表示如果对方欢迎,他愿意到突尼斯去访问。隔了一天,这位大使就又来拜见总理,转达了布尔吉巴总统欢迎总理访突的意思。两边呼应起来,条件就成熟了,一次计划之外的访问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1964年1月9日,周总理抵达突尼斯,总统布尔吉巴设晚宴款待,黄金祺坐在两人之间担任翻译。首先由布尔吉巴总统致欢迎辞。寒暄过后,第二段就出现了批评和攻击中国对外政策的内容。全场气氛紧张,所有人都对周总理如何应对拭目以待。

轮到总理发言了。黄金祺回忆说,按照惯例致答谢辞之后,总理抛开讲话稿发挥了一句,大意是中国和突尼斯两国虽然就对外政策持不同意见,但并不妨碍两国求同存异,建立良好关系。“总理说完这句话后,整个大厅里掌声雷动,原本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

事实证明,总理这句话的作用丝毫不亚于繁琐的建交谈判。在访问的第二天,陈毅副总理就与突尼斯总理就建交具体事宜进行会谈,两国于当天宣布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访问联合公报变成了建交公报。中突建交,是周总理率团访非的一大收获,也是在与西方大国的斗争中取得的重要胜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