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公众数据统计结果都表示,飞机是最安全的出行方式,按照数学概率计算的方式,将每单位里程路中发生事故的几率作为评估出行方式的安全系数也是被大众承认的。

数据表明,飞机发生事故的概率甚至是汽车发生事故的三倍有余。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即使不幸发生的概率很小,一旦发生意外却是致命的伤害,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空难的死亡率或许已经近达百分之百。

为了保障乘客的人身安全,飞机起飞前要经过对天气的考察,确定是否适合出行。再是需要对即将起飞的客机进行细致的检查,保证符合起飞标准。

因为不仅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未满足飞行状态随意起飞,一旦造成了事关人命的结果,任何人都承担不起相关责任。

在1991年的沙特就发生了一场空难,飞机在数千米高空解体,百名乘客上演无伞空降,主要原因竟然就是检察人员的侥幸心理。

1991年的七月,夏天的风吹来了一阵阵燥热,也带走了一些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和耐心。

沙特阿卜杜拉国王机场2120号航班即将起飞,依照惯例,技术组组长需要对飞机的起飞状态做评估,确保飞机达到出行标准。

当技术组组长检查到飞机后轮的时候,发现了飞机有一些异样。凭借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他一看到轮胎的状况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经过检测器检测发现,的确飞机有两个轮胎内的气压低于飞机的出行标准。

其实轮胎气压不足的问题很好解决,只要将氮气冲入轮胎达到标准要求即可。只不过不巧的是,之前的充气过程已经将氮气瓶中的氮气耗尽,而工作人员未能及时填补空缺。

技术组组长将这一情况上报给了负责人菲尔,菲尔了解了情况,如果现在从别的机场调来氮气填充轮胎必将会延误起飞。

航班因为机场工作疏忽造成延误就需要向乘客赔偿,相关负责人也会因为没能提前协调好氮气的使用而遭到批评和处罚。

再三考虑之下,菲尔出于私心决定飞机仍然正常起飞,可以说这一决定是导致飞机发生空难的重要起因之一。

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菲尔表示自己当时做下这个决定的确是出于自己工资报酬的考虑,抱着侥幸的想法尝试为自己免去处罚,没想到一瓶氮气没能及时供给会酿成如此大祸。

如果他当时想到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上百人的丧生,而自己承担下轮胎气压不足的问题影响,那么这上百人也不会无辜丧命。

飞机轮胎气压不足的问题还没被解决,这架飞机就准备起飞了。驾驶员按照正常的流程在跑道上稳停加速。

作为经验丰富的驾驶员,在起飞的过程中感受到了飞机的异常。由于在所有的轮胎中有两个轮胎气压不足,导致起飞的过程中轮胎受力不均匀,直接影响到飞机的操控。

虽然驾驶员感受到了飞机的异样,但是他并没有将这次波动放在心上,盲目自信的继续起飞,其实也是内心的侥幸心理在作祟。

据调查,在飞机起飞的阶段,机场的工作人员可以清楚地看到起飞的飞机机轮一直在不断冒着烟,很明显就是起火的前兆,不过此时才发现已经太晚了,飞机已经到了爬升过程。

据专家对此次事故的分析来看,火势可能是由于轮胎在强度摩擦下产生了明火,又在爬升的阶段有足够的风力,轮胎所在位置与机舱氧气储备室相近。

在飞机上爬升到两千米的高空中后,火势极速蔓延,从飞机的氧气舱蔓延到乘客区,飞机的钢体结构也遭到大火的破坏。

乘客们惊慌失措却又无可奈何,在机舱中躁动不安,到处逃窜,为飞机的架势平衡增加了不小的困难。

最后整架飞机在空中解体,合计上百名的乘客和乘务人员不是在大火中失去生命,就是在空中无伞加速下落,最后在地面失去生命。

发生这样的意外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过在悲痛之余我们更应该找到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要警醒大家类似事情不要再次发生。

首先是隐瞒轮胎气压问题,决定继续起飞的负责人,如果当时他没有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是将乘客的安全出行看得更重要,飞机的轮胎问题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

在飞机失事后,我们从飞机解体后找到的黑匣子中了解到一些关于起飞时的信息,黑匣子录音中也记录了驾驶员们之间的谈话内容。

聊天对话中,驾驶人员意识到了飞机出现了问题,但他错过了准许停止起飞时间的机会。

在机场着火后,乘务人员并没能和驾驶人员及时取得联系沟通紧急措施。等到火势蔓延程度不断加剧后,驾驶舱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除了空乘人员不够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和不懂得配合的处理事务方式以外,乘客在面对突发状况时,也没有协调工作人员管理,尽可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也许乘客的配合与否,并不会对最后的结果有什么影响。但乘客的慌乱无疑是飞机失控的导火索。

将事故原因分析的再明确也换不回这上百条人命,不过这一次空难的确为人们敲醒了警钟。

作为工作人员有责任有义务对大家的出行安全负责,作为乘客也有服从协调工作人员管理的义务。

如果大家都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做好,按照要求高度完成,那么这场飞机高空解体、造成百余人无伞降落的悲痛局面也不会发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