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麦地那是个地名,到了突尼斯,奇怪地处沙特阿拉伯的圣城怎么跑这儿来了。走了几个城市,都有一个麦地那,才知道搞错。“麦地那(medina)”,除了那座圣城,阿拉伯语还有“老城”的意思,专指阿拉伯人传统聚居的城区。北非小国突尼斯,面积和山东省差不多,却拥有七八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其中的三四项都和麦地那有关。

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城(Tunis)的麦地那是保护得最好的。现代化的都市大道在一扇土褐色的拱门前驻足,这拱门其实是麦地那旧城十几面城墙之一,当年拱门外就是地中海的汪洋,如今填海成了漂亮的新城区;拱门内就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高亢深沉的诵经声,一千多年了,从来不曾断绝。

导游书上说突尼斯城的麦地那彷佛一个蚂蚁的巢穴,小街窄巷如穹窿四散。我们也如蚂蚁入巢,瞎走乱窜。其实,在外人看来杂乱无章的麦地那有着自己的规律。在这个封闭的阿拉伯世界里,有2800个手工作坊、3000多家店铺,各色小作坊和小店铺各司其职,组成了不同的街坊:铜器巷、香料巷、服装巷、织毯巷、木器巷、首饰巷、毡帽巷、餐饮巷。生活在麦地那的当地人很容易找到他们的需要,更何况,还有一个坐标绝对不会迷失——城中央的大寺窄巷边的咖啡馆,幽暗的厅堂内,所谓的西方小资情调荡然无存,一色风格的马赛克墙砖,蔓藤花纹纤细幽静,使本来就暗淡的环境更显拙朴。男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里面,有的高谈阔论,更多则是沉默发呆,不过嘴边啜着咖啡,咕噜咕噜地抽着水烟,一脸的满足。

突尼斯城的麦地那,忙乱与闲适同在,嘈杂与清幽同在,神圣与世俗同在。不过你据此以为这就是最好的麦地那老城可就错了。首都的麦地那,不可避免地多了些商业气息,只有在那个咖啡馆和小饭店里,才让人感觉这里是阿拉伯人聚居区,而不是某个旅游景点。还是离开突尼斯城,一路往南吧!凯鲁万,心目中的重镇,真正的麦地那,已经在那里守候千年了!凯鲁万(Kairouan),距首都南部不到200公里,人口不过10万出头,毫无现代气息,却是世界除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之外的第四大圣城,理由非常简单:凯鲁万是世界在非洲大陆建立的第一座城市。

凯鲁万与突尼斯城的不同,是嗅嗅空气都能感觉到的。这里没有太多的商业气息,虽然商店和作坊的设置和其它的麦地那相仿,但显然是为围墙之内的居民生活而存在的,油饼滋滋作响,薄荷茶袅袅飘香。往来行人低头走路,不像首都拉客的人在你耳边聒噪。凯鲁万的一切,让你领略一个传统城镇的生活常态:内蔽,收敛,自省。

在交通不便的古代,非洲穆斯林有一个说法:“去过七次凯鲁万,就等于去过一次圣城麦加。”今天,如果有人问我有没有去过麦加,我会回答:我去过七分之一。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